2013年1月28日 星期一

地球先鋒号



我原以為半世紀前的漫畫「地球先鋒号」沒有太多人會睇過或還會記得,原來也不一定。比我年輕的阿德在fb上說有深刻印象,而比我稍年長的大埔友志行更指出,年幼時去理髮鋪也有先鋒号可以看。哈、吾道不孤,仍有知音人。原來自己都不算太老餅,亦可能是大家都咁老餅吧。最重要是能喚起大家的童年回憶,也可以同年輕朋友分享昔日生活形態,於願足矣。


作者憑著多創意橋段吸引讀者不離不棄
60年代生活樸素簡約,連電視都處於萌牙階段,包括TVB都仍未出現只有少數較富裕家庭擁有電視機,可以欣賞到收費之<麗的映聲>的黑白電視。而我們這些草根階層,當然沒有能力負擔, 租用月費10<麗的呼聲>的聲音廣播,已算奢侈。所以讀小說和看漫畫便成為大家的門娛樂。
地球先鋒號衝出太空 保衛月球

說回兒時最喜歡追看的這套公仔書、「地球先鋒号」以今天的製作標準來看當然是幼稚園級數。但在當年我們卻已覺得是十分前衛和充滿科幻原素, 其吸引力有如幾年後在電視中出現的鹹蛋超人一樣。由第一集先鋒號研製成功, 為保衛地球和平正義而戰,先鋒號已獲得我們愛戴。 到野心家猴鼻博士造出奸險先進的無敵號,一再挫敗先鋒號都令我們悲憤憂心。作黃鶯深深掌握著書迷的心跳脈搏。




這本漫畫50年前賣5毫現網上叫價180元
之後他還推出很多頗有創意的橋段, 例如先鋒號被敵人用立體攝影機拍攝了而造出體型威力都比真身大十倍的假先鋒號,決戰在即我們更是牽腸掛肚。為抗衡強大敵人,先鋒號被迫大變身而成為改良先鋒號 (但這個改良把我們熱愛的機械人改到面目全非, 反而令一眾書迷包括我失落不矣。沒多久作者便要將先鋒號畫回原來模樣,可見沒充份做好市場調查而去改配方換包裝的風險之大, 先鋒號與可口可樂都沒有分別)

最後先鋒號更來一個飛出太空的科幻突破。我們就是透過這套漫畫而進入了科幻世界,不但可以享受睇公仔書的無窮樂趣,亦刺激了我們小小腦袋的想像力和模仿力, 看書之餘更加自行創作和攀畫。


老一脫教師的教鞭可不是做樣的
在一班較合拍的同學中, 我畫公仔和說故事的能力算得上突出, 很自然成為中心人物,陶醉於被擁簇的虛榮當中,但終於要為此付出代價。有一次上國文堂時,我又偷偷畫先鋒号, 還吸引了左近的同學交頭接耳地傳閱。 正得意忘形之際, 冷不防給林老師發現,他一言不發行到我背後, 用他的招牌敎鞭----藤條, 以陰力抽打了我一下, 那痛如火炙的感覺和當眾受罰的羞愧感, 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在林老師堂上撒野無異自討苦吃
我沒有對體罰自己的林蔭堂老師有什麼怨恨, 一則在60年代無論家長或老師,對子女和學生施以體罰是被社會接受認可, 不像今日般動輒被報警查究。另一個原因亦可能是與昔日社會風氣有關,因為無論電影、小說以致公仔書都會不停向受眾灌輸是非對錯黑白分明的教化觀念。給老師打藤鞭心甘命抵 因為是自己犯了錯,有錯要認知錯能改而不是找藉口玩人權。當然我從此也學精了 不會再敢在這位老師的課堂撒野了。
 
多說兩句關於林蔭堂老師, 他在五十至七十年代任教於我的小學母校----元朗光大學校 。他教到我的時侯已然六十多歲, 身裁高瘦, 滿頭銀髮, 但雙目瞿然有神。感覺中他是私塾出身的老學究型教師, 中文修為深而對學生要求嚴謹。光大學校雖是一家規模細小的鄉鎮小學,但很奇怪她禮聘到不少頗有份量和熱枕的師表來為我們這些鄉童啟蒙, 這一切就留待日後另文載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