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9日 星期五

敬鬼神而遠之



傻叔走了之後 我們一群頑童少了個伴 更變得怕黑和膽小其實我們有這種心理狀態也不是偶然 而是與康樂樓的環境和設施不足例如照明差公共地方晚間很陰暗有關 再加上一些耳聞目睹的怪異故事 怕黑那就更不足為奇了不是要宣傳迷信 但兒時也確曾有些印像很深刻的怪異記憶可與你分享,也不希望嚇著你,只是如實道來。 或者這都是那個年代居住於郊野僻靜地方的住民都多少有過的共同經歷吧

之前也有說過, 由於晚間不方便去使用公共廁所, 所以康樂樓家家戶戶都備有一個痰盅作半夜小解之用。記得67歲那年,有一朝早天色還剛剛開始魚肚白,睡了一晚當然要起來小便。於是睡眼朦鬆的行到去近門口一角擺放痰盅的地方, 跪下來對準便開始排水減壓了。到差不多完事時,我不經意地抬起頭來,張開眼向上面一望,赫然見到就在我面前不到一呎外的紗櫃上( 紗櫃即今時的碗櫃, 木造。而為了通風,門框上裝上密紋的金屬紗網,用來擺放碗碟和吃剩的菜餚) 約在我頭頂高度的地方, 站了一個大概2呎來高,長髮披面 ,身穿白袍, 似是傳說中鬼魅形像的東西, 垂著頭用幽幽的一雙眼看著年我 當時真的嚇呆了望著〝她〞(不知為何覺得那是個女的) 幾秒鐘後才懂得拉回褲子 一支箭的跑回我睡的位置躺下也沒有惊叫 只用被子由頭到腳也蓋上了過了一分鐘左右 才又大膽的揭開少許被子偷偷張望了一下 不過紗櫃上已再不見到〝她〞了 。經此一次近距離碰面, 我有半個月寧要戒急用忍,也不敢在天未全光前起來小解了。

又有一次,康樂樓停電了。這在那個年代原是經常會發生的事,家家戶戶也早已準備好洋燭備用,反正當時全屋也只有三幾件家庭電器,停了電生活上也不會有太大不便。唯一會困擾我們的便是上廁所 (澡可以不洗,但廁所不可不上)。偏偏那次停電持續了幾小時仍未回復正常,到晚上10點家中痰盅也滿了,必須清倒才可過夜。但外邊漆黑一片,姊姊們都不肯出門,在大蝦細的原始定律下,我被迫膺此重任,還好有弟弟倍伴拿著洋燭給我照明。我們捧著痰盅小心翼翼,步步惊心地往公共廁所步去。經過了空無一人的長長走廊,大廳和浴室,終於到了廁所門口。就要轉入去之際,忽然一陣陰風由廁所吹來,繼而一個身形矮細的黑影匆匆自廁內走出, 直向我們撲面而來。那一陣風連洋燭也給吹熄了,而在燭光消失前隱約照見到那個人影的面容輪廓,是四方口面穿黑色綢衣,似是一個六七十歲典型的村婦模樣。我兩小兄弟當然被嚇得魂飛魄散 ,惊叫一聲後連手上痰盅也拋掉,轉頭便跑回家去。家人聽聞我們的經歷也半信半疑,但也只敢等電力恢復燈火重明時,由大人們去把痰盅收拾回來。

這次怪遇當然也是無從理解或證實,姊姊們只說我們眼花,可能我們只是碰到其他上完廁所的人罷了。我想她們也只是安慰自己,不想去相信有此等可怕的事。但有一點無法解釋的是,假如那個黑影真的是康樂樓某位街坊,只是被我們誤會了,那我們把痰盅拋掉時,肯定也就潑得他滿身污穢,無理由事後從未聽到有人為此而追究或謾罵呢。其實康樂樓那個廁所平時晚上也挺夠陰森的,曾有另一次我們兩兄弟想去方便時,但見4個廁格的門也關上,似乎都有人佔用了。但從門下空隙望入去,卻見其中一格有人站在門後,而他穿著的竟是一雙,好像做大戲時武生會穿的那種黑面白厚底靴子,當然那一次我們也不敢逗留,寧願落街到公廁去解決了。

說來矛盾,這個自已渡過10年童年歲月的康樂樓,其實是生活條件差劣又滲雜著一絲惶恐陰影的地方。但自己仍然很懷念這段光陰,或者正如這個blog名所言: 回憶總是美好的 ,不愉快的部份總會被時間洗滌沉澱去了。至於那些童年時的怪異見聞,也就本著孔子所言: 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去處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